高迪墅ProWrite CEO于书明:特殊时期的四点留学思考

教育资讯 2021-01-12110未知admin

  特殊时期,我们究竟还该不该出国留学?几个月来看了不少牛文热贴,观点包罗万象,颇有见地,但总觉得少了些对于现在这个特殊时刻的借鉴意义,对解决个人和家庭在留学决策上的困扰没有明显的帮助,可能还需要更直观、更具体、更多现有事实的。

  任何决策都是一系列因素及其相关权重作用后的结果。无论是各类专家,留学从业者,还是教育观察员,我们的义务是逐个决定出国留学的客观事实。至于各因素的权重和意义,不同的学生和家庭自然也不同,尤其是机构从业者,自不必越俎代庖。因此,本文尽量从客观事实出发,梳理特殊时期出国留学的四个关键因素:签证,申请流程,高迪墅学习,就业。

  签证

  安全之后自然就是身份问题。这里我们说的是学生签证与身份,H1B(美国)和T2(英国)等就业签证,在后面的就业部分会涉及。

  签证从来都是一纸资质,背后是相关领域对外国人参与度的需求。这样的需求在留学上不外乎两个:国际学生学费收入带来的经济效益,和相应人才流入后的利好。

  先说赚钱。当下,英美澳加四国的国际学生总数已经超过300万,而超过半数的OECD国家都对国际学生给予“特别关注”,收取了明显更高的学费,与其说是学费,不如说是“海外就读税”。这还不论很多受优待(减、免学费)的本地特殊群体——如及其家属和预先录取的优异本土高中生等。而在近十年高校普遍扩招后,很多学校更是把教职人员的薪酬和国际学生收入直接表内挂钩,高迪墅对于国际学生学费的依赖性也越来越强。这也是为什么上个月美国第一次提出可能要中国留学生数量时,众多学府便马上发声,表示如何如何欢迎 “来自中国的优秀学子们”,英国一众名校也你追我赶地降低或取消语言考试要求,更有如女王大学(Queen’s University Belst),直接安排了包机接中国学生前来。总之,套用某英国教媒撰文中的措辞,“International students have been called the ‘cash cows’ of tertiary education”,姑且可以理解为“给钱就是爷”。

  对人才需求同样也发挥着不小的作用。以英国为例,G5及华威、曼大、大学的中国教员数量也明显上升,不少留英中国学生都是跟着中国导师。熙熙攘攘的伦敦金融城,中国面孔甚至外卖种类也越来越多。这一方面显示了供给方(学生群体)持续走强的竞争力,另一方面也是需求的多样化。仅是“嫡系”招聘就能够让一个群体的发展基业长青,比如伦敦金融城的法国人、意大利人就是最好的。

  申请流程

  各学校都变宽松了,这点大家都知道;不过从机构送走学生的角度看,这些年的留学申请供需基本面,几乎都是恰到好处地出清,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命不好”或者“占了便宜”。

  举个极端点的例子,如果三个月后美国还是目前的状况,纸面上申请难度也许还会降低。但问题是,我们的学生敢去吗?说到底都是风险收益的博弈。所以很多人说无论什么情形,名校始终会很难申请,这其实也很好理解——上行收益太高,同样偏好的人能承担的风险也会高得多。因此,宽松的申请要求所体现出来的“利好”,终究是建立在风险收益配比之上的,很难作为绝对的好处。

  另一个不得不说的点就是留学去向。作为非英语国家中最热门的留学地,在五月份正式取消了9月30日前申请者的APS要求,进一步敞抱。同样是取消考试要求,日耳曼战车处事的严谨和冷静会吸引更多人报以橄榄枝。在ProWrite最新的留学社区用户统计中,对兴趣的增加最是明显,而我在各种同行交流中也听到了不少合作机构业务线成立的计划。因此,今年开始中国学生留学目的地的多元化趋势将会有一定的加速。在盎格鲁-撒克逊国家留学大势的调整下,除了以及与之体系相似的荷兰,国人认知度略低的日本各学府也会顺势变得更热门。

  学习

  “花xx钱上了个xx网校”一度成了段子。起初多是调侃,但随着网课时间越来越长,大家也开始意识到远程教育的影响了。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网课是小,居家、缺乏社区的影响是大。如此生活方式,对学生和在家办公的上班族,都催生了新的挑战。在没有伙伴和社区的情况下,人的身体和大脑想要保持足够活力,高度的自律必不可少,Z世代和千禧一代的伙伴们会格外感受到阻力重重(无意,我本人也是其中一员)。而留学生群体就更特殊了——如果人从物理上都无法出国,那留学的意义就大打折扣了。

  因此,如果你的目标学校(或拿到offer的学校)恰好是那5%已经确定改为网课的,那可能需要回看自己出国的目的了。即便最终选择“算了”的人居多,也不必完全随大流。如果是应用型研究生,很明确自己的留学目的是“海外文凭更好回国就业”或者是“不想现在考研或找工作”,倒不妨试试网课,文凭本身不会随着你在哪里学习知识而变化。在国内居留还能更好地为求职面试做准备,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当然,父母的钱一定要谈——花了天价却连外国教授的手都没法握一下,确实不妥,其背后是教育的ROI(投资回报率)问题。好在这类涉及到integrity()的事情,大多数国外学校还是对自己有要求的,况且国外的学生也不会保持沉默。截至目前,2020和2021两级的沃顿MBA学生已经提交了关于减学费的,斯坦福大学、大学分校、西班牙IE商学院和哥大商学院等12所学校的2020级学生也都做了同样的事情。

  就业

  首先回归经济规律。从过去100年的历史经验看,历次recession(萧条)在就业方面的体现,会从就业数据突然开始下滑的时点起,持续15个月左右;较为严重的如08年次贷危机,则是18个月。根据目前的预测,由于形势的不确定性还很大,就业市场的萧条会在1-2年内得到充分反映。所以届时,应届求职者面临的竞争会大大增强,除了同届毕业的学生,待业的工人,以及部分临时解雇的雇员(furlough)都会成为大额分母的。至于近期反弹的金融市场,背后是全球央行的大放水,经济本身并无明显好转。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著名诺贝尔经济学获得者罗伯特·希勒新书《叙事经济学》的线上发布会,这个时间点人们对前景必然会有不同观点,但就业和消费的疲软,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恶化,更长时间的低利率,是人们必将面对的基本面。

  针对中国留学生的就业方面,“中国人找工作只看大”某种意义上是对的,因为大多数因动荡就自身难保的,本就很难为中国人的工作签证居留做sponsor(赞助者)。高迪墅但事情不是这么黑白分明。

  一是行业的视角,人员需求不太密集的行业会明显减少招聘。笔者了解到,某国际投行在经过内部讨论后,还是决定保留应届生的招聘计划,只是数目有所减少;虽有困难,但一两年的人才断档也是人员需求稳定并密集的大雇主不能接受的。可该集团旗下的王牌子便完全取消了今年的管培生计划——后者所代表的细分行业,从业人员整体年龄大、轮换和新员工的需求本身就少,这给中国学生的海外工作前途增添了新的难度。

  二是视角——正是上述“大”。高盛CEO在刚刚结束的彭博社2020线上投资峰会(Bloomberg Invest Global 2020 - Virtual)中说了这样一句话:“裁员?眼下我们不会,考虑到和人性化的原则。但看,终究是为了股东的利益奋斗。”

  很是恰到好处了,大家一起品品。

  结语

  最后想和大家说,中国留学人口在经过了过去10年的井喷后,会有一段自然的瓶颈在前面。这其中,去全球化背景带来的忧患、过度产业化导致的留学镀金价值下降、国内高等教育机会的增加、千禧一代的群体偏好等,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同时,中国国家战略的外延、本土企业国际化、精英阶层(及其子女)出海时间提前、小语种留学人口上升、MBA(工商管理硕士)等学位在国内就业市场认可度提高等因素,也为这样的瓶颈坐实了较高的下限。

  因此,瓶颈之后是继续冲天,还是回调至略低但稳定的水平,暂时还无法作结。但对于大家来说,厘清目标,以方向指导决定,是特殊时期的留学决策中最需要明确的事情。

  本文的目的是通过比较通用的视角给予更多人一些信息和帮助:一来篇幅和认知有限,不可能详尽列述种种;二来个人和家庭的情况千差万别,对于各因素的考量和权重设定必将因人而异。无论学生还是家长,低龄、本科还是硕博,STEM还是商学院,去、英国还是新加坡,大家各取所需,择善而从就好。

  于书明

  2020年7月于英国伦敦

  想了解2020国际学校招生动态?点击(这里)了解新浪2020国际学校在线招生会详情!国际教育大咖线上支招升学择校难题,干货满满!

原文标题:高迪墅ProWrite CEO于书明:特殊时期的四点留学思考 网址:http://www.zhengshilong.com/jiaoyuzixun/2021/0112/116107.html

Copyright © 2010-2020 正式龙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