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纬玲是敌是友?毛思想或许给了华为答案

科技资讯 2021-01-12171未知admin

  原标题:是敌是友?毛思想或许给了华为答案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罗思义】

  华为能够参与英国5G网络建设,还是华为因为英国受到美国压力而被排除出英国5G网络建设,不仅事关中国经济和利益,也将对国家产生影响。华为参与或不参与英国5G网络建设,也成为英美之间激烈的公共的主题,这让人们看到欧洲局势影响中国的诸多方面。它也直接关系到英国脱欧及其对中国的影响。基于这些原因,再此我们有必要就华为参与英国5G网络建设,中国可以争取到英国哪些结盟进行详细。

  英国脱欧第二轮谈判

  1月31日,英国将脱离欧盟的结构——欧盟委员会、欧洲议会等。这是由英国的结果决定的——拙文《战线,“留欧派”将英国命运拱手让给“少数人”》对此有详细。但在中国,并不是所有人都意识到英国届时不会脱离欧盟的经济结构。从法律上讲,到2020年底前,英国将完全受欧盟经济结构、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的约束。然后,英国必须得与欧盟签订一项将决定英国在2020年12月31日后仍将在多大程度上受欧盟规则制约的贸易协定。简而言之,英国脱欧第二轮谈判和斗争即将开始。

  

  当地时间1月24日,欧盟正式签署英国“脱欧”协议

  英国脱欧第二轮谈判也将影响到中国,因为除了下文将要的一般后果外,显然英国与华为的关系,将成为英国与中国乃至欧盟未来关系的试金石。正如英国《金融时报》在1月16日发表的《英国脱欧简述》中指出:“华为问题英国退欧时代外交政策”。

  正如拙文《战线,“留欧派”将英国命运拱手让给“少数人”》所述,英国“留欧派”由于战术失误,加上他们的策略不及,导致他们输给“脱欧派” 。因此 , 对于中国、英国和欧盟来说,围绕华为以及英国脱欧第二轮谈判的较量,应吸取这些教训。

  值得注意的是,毛思想为了解欧洲当前正展开的斗争,提供一个最正确的视角——这生动地说明了这样一个事实:毛思想不仅具有历史意义,而且可以作为了解当今世界发展形势的指南。

  围绕华为的结盟

  围绕是否应允许华为参与英国5G网络建设展开激烈斗争的直接力量,是完全公开的。正如英国《金融时报》指出:“正在施压其所有欧洲盟友,尤其是英国,不要让中国企业华为参与对经济的技术发展至关重要的5G网络的建设。

  “上周,到访伦敦的一个美国代表团英国人,华为参与英国的5G建设将构成严重的安全风险……

  一种是,美国、白纬玲、英国、和之间的‘五眼联盟’情报共享安排或将遭到。”

  根据最新消息,特朗普的副顾问马特·波廷格(Matt Pottinger)率领的一个特别代表团,向英国提交了一份报告,内容涉及在未来英国网络中依赖华为技术可能带来的安全风险。根据英国的报道,美国代表团声称,英国“疯了”才会让华为参与5G建设。

  但美国的这些说法甚至被英国级别极高的安全官员公开驳斥。除了经济和技术专家发表评论外,英情五处处长安德鲁·帕克(Andrew Parker)公开表示,他“没有理由认为”如果英国在其5G手机网络中采用华为技术,会导致英国与美国的情报共享关系打击。

  美国对华为的这种巨大压力,以及来自英国地区的,解释了为什么华为参与英国5G网络建设的正面斗争变得空前激烈的原因。英国首都的重要派系正在与美国较量,派系也在相互较量。

  如果我们将视角从参与这场斗争的直接力量转向更多的潜在力量。显而易见,就围绕华为以及与欧盟和美国的整体经济关系而言,约翰逊首相正面临严峻的困境。如果将华为排除在英国5G网络建设之外,将意味着英国系统的成本更高,而且升级到5G标准的时间将比允许华为参与的时间晚。

  这仅仅是源于华为“偷窃”美国技术这一——相反,华为的5G技术不仅比美国先进,而且比任何都先进。因此,不允许华为参与英国5G网络建设,将对英国经济造成重大损害,且将对英国产生负面影响。然而,允许华为参与英国5G网络建设,将直接约翰逊的脱欧计划,以及寻求与美国保持最亲密的关系这一重要战略——这一政策实际上意味着英国将进一步依附于美国。

  也即是说,一边事关美国的利益,另一边事关中国和英国的共同利益——英国经济最佳发展时机、英国的福祉和中国的利益,而这两者之间的利益是有着直接的冲突的。

  围绕华为决策的潜在力量

  围绕华为参与英国5G网络建设所产生的直接问题,及其对中国的影响反映了一个事实——约翰逊正面临重大的经济问题,因为脱欧将对英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从历史上看,英国经济增长与G7国家经济增长之间,存在着强烈的正相关关系。但这种现象已经开始随着英国脱欧消失——这是英国的劣势。自脱欧以来,英国经济增速比G7慢得多。如果脱欧以来,英国经济增速没有放缓,那么其经济规模现在将大3%。这意味着,英国经济规模将比现在多1700亿美元。此外,情况还在进一步恶化。

  受益于最近的英国结果,约翰逊目前在上处于强势地位。反对约翰逊政策的党派获得了绝大多数的选票,但是由于英国的非选举制度和反对约翰逊的留欧党所犯的错误,约翰逊在议会中获得了绝大多数的支持。尽管约翰逊在这次中大获全胜,但对于英国5G网络选择的影响,及其对经济的广泛影响,将持续很多年——包括2024年约翰逊将面临新的选举。

  

  我驻英大使明在英国《星期日电讯报》发表署名文章《华为将使英国在新一轮技术中落后》

  因此,约翰逊不想届时在选举时面对5G延迟推出和昂贵的5G系统所带来的负面影响。由于这种经济压力,约翰逊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表示,华为的人应该拿出替代方案。就连《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等传统上支持保守党的,也发表了一篇题为《英国拟允许华为参与5G——鲍里斯•约翰逊别无选择》的文章。

  但与英国经济和的这些利益以及中国的利益严重相的是,一旦英国脱离欧盟的结构,约翰逊的整个地缘和经济战略就建立在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的基础上——英国事实上将近一步依附于美国。

  约翰逊向简要介绍其对美战略

  从约翰逊的总体政策线和支持其的潜在力量的来看,约翰逊将让英国更大程度地依附于美国的这一基本战略已很清楚。但为消除任何模棱两可性,1月18日英国《每日电讯报》发表了一份泄露出来的外交政策文件。约翰逊曾担任该报的专栏作者。这份“泄密文件”的标题——《鲍里斯·约翰逊预计在与欧盟谈判之前,将与美国展开贸易谈判”》不言自明。由于这一“泄密文件”事实上是英国的,因此值得详细引述:

  “预料约翰逊料首相先与美国展开正式贸易会谈,然后才与欧盟谈判……

  美国认为,约翰逊准备寻求内阁授权,在他下个月访问时,直接和美国开始贸易会谈……

  一位看过(给的)的英国消息人士称,约翰逊首先去美国是显示英国是认真的,不是胡闹。

  一位直接向汇报计划的消息人士称,美国‘急于开始’……为加快进程做准备,所有涉及(与美国)贸易协议各个部分的‘章节负责人’都已被任命,以与美国对等职位的人士相‘匹配’。

  根据双方正在讨论的时间框架,(英国)内阁决定之后,英国将在两周内公布贸易谈判目标,美方将在谈判启动前用两周时间做出回应。

  ‘双方对此都有极强的意愿,因此第一轮谈判将在为期两周的审查期结束后非常迅速地进行,这可能意味着最早(至)2月下旬,’消息人士称……与此同时,为加快谈判进程,内阁已经开始‘精简’程序。

  约翰逊预计将在2月的第二或第三周,赶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投入连任竞选之前访问。

  美国正考虑邀请约翰逊在美国两院发表讲话,他将有可能成为英国第六任获此殊荣的首相——但宣布贸易谈判的机会可能会在上起到推动作用……它将向布鲁塞尔发出一个明确的信息,即英国决心继续推进其全球贸易议程,而不是继续留在欧盟受欧盟监管规则的约束。

  欧盟称,欧盟自己的贸易授权要到2月25日才能达成并正式通过,3月份前不会开始与英国的贸易协议谈判。

  最近几天,欧盟发表了一系列讲话,阐述了自己的谈判目标——欧盟要求英国遵守欧盟未来在税收、国家援助和方面的规则,以换取‘零关税’贸易协定的达成。

  推动达成协议的压力在越来越大,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在2021年年中失去他目前在行使谈判贸易协议的……美方正在推动每四周一次的谈判周期,而英国则提议每六周轮换一次谈判,进一步表明我们决心取得进展。

  与美国签署贸易协议有可能在上产生巨大分歧,约翰逊在期间曾发誓,尽管担心美国提出的要求会推高英国药品价格,但美英贸易谈判中不会涉及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

  农业谈判也充满了困难。美国的既定目标,是让英国降低对美国农业技术的壁垒。”

  英国与欧盟未来关系会如何发展?

  英国与美国的贸易谈判所涉及的问题很简单。在2020年12月31日之前,英国必须在法律上继续适用欧盟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的规则和条例,即这种形势促成新词“BRINO”问世,意味着英国名义上脱欧,但实际上并未正式脱欧——尽管英国脱离欧盟的结构,但其仍然受到欧盟更为重要的经济规则的约束。

  但2020年12月31日之后,英脱离欧盟吗?即采用不同于欧盟的经济、工作场所、等法规和标准?当然,如果英国在这些决定性的经济问题上不与欧盟“分道扬镳”,那么即使英国正式脱离欧盟,但实际上英国的经济仍将受到欧盟的监管。在这种情况下,欧盟自然会同意英国以零关税、零配额等方式完全进入欧盟市场,但那将是一个永久的BRINO状态。不过,正如欧盟委员会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就欧盟与英国关系问题直言不讳地指出:“分歧越大,伙伴关系就越疏远。”简言之,英国越不同意遵守欧盟的标准和条例,即事实上由欧盟管理,其得到的欧盟市场的份额就越少。

  但支持约翰逊的的目的在于让英国变得更依附于美国,这不仅指遵循美国外交政策,而且也采用较低的环保标准、较差的福利等会造成预期寿命下降、悬殊过大等等的美国经济模式。但如果欧盟允许英国这样一个经济体与之进行零关税或零配额贸易,不仅会危及欧盟企业的竞争力,而且会欧盟整体的稳定。因此,欧盟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这就是为什么冯德莱恩直言不讳地说,如果英国同意适用欧盟的法规和标准,其就可以进入欧盟市场,反之则不行。此外,英国与欧盟的“分歧”越大,其所获得的市场准入就越少。

  约翰逊为确保时承诺的脱欧协议达成,已经采取了不同寻常的步骤,允许在北和英国地区之间设立关税边界。这是因为他同意,北将继续遵循欧盟的标准和法规,以规避北与南国之间的海关边界。做类比的话,就好比中国同意在广东、四川与中国省份之间设立关税边界一样。

  但如果英国享受欧盟的零关税,其诸多产品将面临极其严重(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是性)的负面影响。纯粹按照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规则进行贸易,这是英国与欧盟达成贸易协议的默认替代方案,英国制造的汽车出口到欧盟将面临10%的关税——基本上将它们排除在欧盟市场之外。英国农业的情况更糟,将面临高达80%的灾难性关税。

  英国与欧盟的贸易关系远比其与美国的贸易关系重要。英国出口的约45%流向欧盟,而进口的53%来自欧盟。相比之下,英国出口的约19%流向美国,进口的11%来自欧盟。简而言之,英国与欧盟的贸易份额,是英国与美国贸易份额的约三倍。

  鉴于此,英国与欧盟断绝联系或面临严重关税壁垒,将对其经济造成严重打击,特别是对诸如、汽车、金融服务、医药等一些最先进的行业,将是一场灾难。白纬玲约翰逊和英国明白这一现实,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提出与欧盟达成贸易协定的原因。但是,正如上文所述,英国与美国达成的贸易协定与欧盟和规则是不相容的——这正是冯德莱恩指出“分歧越大,伙伴关系就越疏远”的原因。换句话说,英国面临着一个至关重要的决定,即其是否真的要置身于欧盟的经济法规和标准之外,后者可以说是欧盟最重要的经济结构。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若反对华为,告诉我们替代选项是什么

  英国的困境

  由于英国成为美国附庸,将对英国乃至英国企业带来经济损失,这不可避免地令约翰逊面对由此产生的阻力,鉴于此约翰逊安排英国财政大臣萨吉德·贾维德(Sajid Javid)接受了英国《金融时报》的采访——萨吉德·贾维德是故意在华为在英国引发争议的同一天接受采访的。这涉及到英国未来与欧盟经济结构法规(欧盟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的“结盟”问题。首席经济大臣的这次受访,显然是为了强调约翰逊的首要任务是让英国进一步依附于美国,即便这会损害英国经济和英国企业利益。简而言之,这恰如其分地表现了英国与美国之间的“买办”关系

  再次可以看出,采访标题《财政大臣企业:英国“不会与欧盟结盟”》不言自明。《金融时报》指出:

  “英国财政大臣萨吉德·贾维德向英国商界发出一个强硬的信,要求他们在英国脱欧后结束对布鲁塞尔规则的支持……

  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贾维德否认财政部将向大型制造业(包括汽车、、制药、食品和饮料)提供支持——这些行业应遵守欧盟法规。

  ‘我们不会与欧盟达成一致,我们不会成为规则接受者,我们不会进入单一市场,也不会加入关税同盟。我们将在年底之前做到这一点,’贾维德称将敦促这些行业要尽快适应新的现实……

  但商界们正不安地关注着即将于布鲁塞尔的贸易谈判。

  欧盟希望英国遵守其法规,以换取零关税、零配额的贸易协议,但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一再表示,他希望摆脱欧盟的规则。

  一些英国商业协会担心,如果没有一项减少边境摩擦的新政,英国与欧盟目前达成的贸易协定今年年底可能会落空。去年10月,英国大型制造商大臣们‘英国企业将面临新的繁重成本和损失’。

  前任财政大臣哈蒙德(Philip Hammond)曾努力与欧盟保持一致,但贾维德明确表示,财政部目前正接受新的管理规则。他一些因英国脱欧遭受损失的企业适应新的监管……

  贾维德透露他希望取消哪些欧盟规则。他称,他希望金融服务业在“基于结果”的规则对等基础上与欧盟进行贸易:目前还不清楚布鲁塞尔是否会同意……

  财政大臣暗示,即将分布的预算案,都会有更多的增税措施,并称,‘有时(需要做出的)的决定很’,特别是在新成立之初。”

  先后经济

  乍一看,英国与美国建立这样的买办关系,甚至以这种方式打击英国自己的重要企业,似乎是。但用的话说:“同经济相比不能不占首位。不肯定这一点,就是忘记了乌克思主义最起码的常识。”1对于约翰逊和脱欧计划来说,最重要的问题是让英国完全与美国保持一致。经济问题,如对英国企业的损害,必须排在次于考虑的第二位。

  但约翰逊面临的问题是,为了与美国组成更紧密的联盟而不惜损害英国经济利益,而这与英国和部分英国资本的利益背道而驰。这反映在反对约翰逊脱欧协议的党派获得了最近的英国的多数选票——53%的英国投票支持反对约翰逊协议的党派,白纬玲46%的政党支持约翰逊的协议。但相比约翰逊对手的领导不力,英国的给力得多,所以他的脱欧政策得得以顺利推进。

  约翰逊得到了英国国内与特朗普和美国保持更紧密联系的这些的支持,尤其是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他是脱欧党,也是特朗普当选总统后会见的第一位英国家,他确保了脱欧党在争夺席位上没有与约翰逊的保守党背道而驰,直接帮助约翰逊赢得选举胜利。

  英国买力,甚至不惜损害自身经济利益,也甘为美国附庸,因此,他们的决心比只局限于英国的“国家资本主义”更强,后者希望通过美国的压力来捍卫英国经济利益,而这是因为美国是最强大的资本主义。

  事实上,这将是英国乃至西欧未来一段时期的总体形势——寻求与美国建立“买办”关系的取得进一步胜利,是意料之中的。中国不应该对此抱有幻想。但这一总体地缘格局,绝不能与围绕华为的个例相混淆。

  毛思想是了解英国形势的最佳指南

  在欧洲买办和国家资本之间的斗争时,毛的经典著作比如《论》和 《关于民族资产‎阶级和绅‎士问题》对“民族资产阶级”的论述,是了解英国和欧洲正面临美国步步紧逼的整体形势的最佳指南。毛对这些问题的研究,也为了解欧洲面临美国攻势提供了另一种视角。虽然毛写这两部著作时的对象是当时正受的中国,而不是美国和欧洲之间存在的先进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斗争,但是他对不同阶级的地位和形势的基本,清楚地指出当今欧洲各方博弈的问题所在。

  毛就“民族资产阶级”在《论》中指出:

  “是什么? 在中国,在现阶段,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

  民族资产阶级在现阶段上,有其很大的重要性。我们还有站在旁边,这个敌人是很的……我们现在的方针是资本主义,而不是消灭资本主义。但是民族资产阶级不能充当的领导者,也不应当在国家中占主要的地位。民族资产阶级之所以不能充当的领导者和所以不应当在国家中占主要地位,是因为民族资产阶级的经济地位了他们的软弱性,他们缺乏远见,缺乏足够的勇气,并且有不少人害怕。”

  当然,在今天的欧洲和英国,所涉及的并非像中国那时所发生的,而是美国侵吞欧洲利益这一重大问题。不过,类似的基本/阶级划分也同样存在。

  毛的《关于民族资产阶级和绅士问题》对这些问题,做了更详细的,因此值得详细引述,因为它的基本框架使我们能够清楚地了解欧洲的现状:

  “中国现阶段的性质,是领导的、的、反对、反对封建主义和反对官僚资本主义的。所谓,是指一切被、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所、损害或的人们,也即是一九四七年十月中国宣言上明确地指出的工、农、兵、学、商和一切爱国人士……所说的“商”,即是指一切受、受的民族资产阶级,即中小资产阶级……所谓劳动,是指一切体力劳动者(如工人、农民、手工业者等)以及和体力劳动者相近的、不剥削人而又受人剥削的脑力劳动者。中国现阶段的目的,是在、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建立一个以劳动者为主体的、的新主义国,不是一般地消灭资本主义……

  决定性质的力量,是主要的敌人和主要的者两方面。我们今天的主要敌人是、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我们今天同敌人作斗争的主要力量是占全国人口百分之九十的一切从事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

  依附、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反对的民族资产阶级的少数右翼,他们也是的敌人;依附劳动反对的民族资产阶级左翼以及从封建阶级出来的少数绅士,他们也是者。但是这两者都不是敌人或者的主体,两者都不是可以决定性质的力量。民族资产阶级是一个在上非常软弱的和的阶级。但是他们中间的大多数,由于也受着、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和,他们又可以参加,或者对守中立。他们是的一部分,但不是的主体,也不是决定性质的力量。但是因为他们在经济上具有重要性,又因为他们可以参加反对美蒋,或者在反对美蒋的斗争中采取中立的态度,因之我们便有可能和必要去团结他们。在未产生以前,以孙中山为领导的,曾经代表民族资产阶级,充当过当时中国(不彻底的旧主义)的领导者。但是,一经产生,并且表现出自己的能力以后,他们就已经不能是中国(新主义)的领导者了。这个阶级曾经参加了一九二四年到一九二七年的运动,而在一九二七年到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以前),他们中间的不少,曾经了的。但是,决不能因为这一点,就认为那个时期我们在上不应该争取他们,在经济上不应该他们。”

  当然,在欧洲,封建主义早就被消灭了,土地问题也不再是当今时代的主题。但欧洲资产阶级面临着美国的严重,这直接损害了欧洲资产阶级的利益。这不可避免地会产生一些反对美国攻势的国家资本联盟——正文已提到反对美国的。但根据毛的,这些国家资本联盟没有能力领导对美国的持续抵抗。

  以伊朗为例,美国取消了早些时候与伊朗达成的核协议,并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这不仅是对伊朗利益的直接,也是对欧洲资本的直接,而欧洲资本从与伊朗的贸易中获益匪浅。但事明,正如伊朗所指出的那样,欧洲大国无法对美国取消伊朗核协议表现出的。同样,反对美国攻势的英国资本已被证明没有能力建立一个能够抵抗美国的领导层——这就是为什么不仅英国资本还包括普通现在不得不面临约翰逊直接打击。

  欧洲缺乏式的领导力

  因此,根据欧洲形势得出的结论与毛的框架是一致的。欧洲和英国的“民族资产阶级”应该包括在反对美国进攻时组成战线,但国家资本并不能持续成功地领导这场斗争。同时,欧洲的工人阶级缺乏那样的领导力,因此也没有领导的能力。

  正如毛也在他的著作《全世界力量团结起来,反对的侵略》中指出:“没有一个的党,没有一个按照主义的理论和风格建立起来的党,就不可能领导工人阶级和广大群众战胜及其……自从主义产生以来的一百多年的时间内,只是在有了布尔什维克领导十月、领导主义建设和战胜侵略的榜样的时候,才界范围内建立了和发展了新式的党。自从有了这样的党,世界的面目就起了变化了。这个变化是如此巨大,以至使老一辈的人们完全不能设想的变革,都轰轰烈烈地出现了。就是依照苏联党的榜样建立起来和发展起来的一个党。自从有了,中国的面目就焕然一新了。”

  但创建一个拥有类似领导能力的政党,只能是经过伟大斗争的结果。欧洲和英国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斗争,因此还没有能力创建拥有这种类型领导力的政党。

  “民族资产阶级”没有能力领导反美攻势的斗争,工人阶级也没有能力创建式领导力的政党,这就意味着,在今后一个时期,美国的攻势总的来说可能会在欧洲取得进一步的胜利。这并不意味着对美国的抵抗不会给后者带来重大问题,也不会减缓其进攻速度——因此,开展这种斗争极为重要,这样的较量看会取得一定的成功,我们必须对此保持一定限度的期望。

  近来,美国与欧洲国家资本发生冲突,印证了这一。2003年,美国入侵的决定,遭到总统领导下的法国和施罗德总理领导下的的反对。随后,美国设计成功,致使和施罗德下台,而他们则被美国更容易接受的取代。

  与西欧以外的结盟

  就纯粹的国内力量关系而言,美国在与欧洲国家的较量中会取得胜利。但基于上文所述的理由,当国争与更强大的外国联系在一起时,这种国内力量关系可能会发生重大改变——这直接会影响到华为。

  比如,美国设法至的北溪2天然气直达管道的建设。美国的这一行动直接了资本和的利益,因为这将没法使用最便宜的天然气,转而不得不购买更昂贵的美国液态天然气,这将使更容易受到乌克兰的性行动的影响,乌克兰目前是向供应天然气的主要中转站。因此,北溪2管道实际上将国家资本、和国家结成利益共同体。到目前为止,美国的这次没有。尽管美国强烈反对,北溪2管道的建设仍在继续。

  华为参与英国5G网络建设也是同理。在这种情况下,英国的内部力量还包括中国及其最先进的之一的技术力量的吸引力。这意味着英国内部的力量关系与中国的力量结合在一起。尽管英国内部各派关系通常存在分歧,但这种联合可能足以击败美国对华为的打击。

  结论

  综上所述,围绕华为参与英国5G网络建设展开的斗争,对中国自身来说至关重要。但它也涉及并清楚地了欧洲对中国的影响,因为欧洲与美国和中国,均为世界上三个最重要的经济和地缘中心之一。尤其是,这有助于大家了解欧洲买办和国家资本联盟面对美国的攻势时,仍存在分歧。此外,还应地认识到,围绕英国脱欧的较量尚没有结束,但围绕英国与欧盟和美国经济关系的第二轮脱欧谈判即将开始。这一形势使我们能够了解中国和等强大的外部国家与欧洲内部存在结盟的可能。这表明,毛思想及将毛思想发扬光大的发展,仍然是了解地缘形势的最佳指南。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原文标题:白纬玲是敌是友?毛思想或许给了华为答案 网址:http://www.zhengshilong.com/kejizixun/2021/0112/116051.html

Copyright © 2010-2020 正式龙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