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服燕子回时燕子回时创作小说)

时尚资讯 2020-01-2355未知admin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臣服》是一部燕子回时创作的都市言情题材小说,首发于潇湘书院。至今为止,作品连载创下潇湘书院全站小说热度第四,现代言情馆热度第一的好成绩。

  展小怜造火箭的梦想破灭后,就是想找个外企当前台,看看言情小说找个温柔大叔当贤妻良母,结果,却被燕给占了。 ***

  燕爷给某女暗示:来来来,挨个排好队,都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献给爷,不带重复的,爷心情好就饶了你们。

  一人断了食指献给燕爷,人纷纷效仿,拇指中指无名指小指到脚趾……一地血迹,哀嚎不断,相继离去。

  胶带拿起的剪刀,一咬牙,咔嚓一剪,留了十几年的大辫子送到了燕爷手上,扬长而去…… 十九岁,展小怜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给燕回打电话,结果,的,那正跟一个女人呢。 展小怜:“那个……我怀孕了……”

  接着展小怜就听到了女人的叫声,要多高亢有多高亢,一听就知道正在做那事,展小怜气的无语,尼玛,晚点做会死啊?那边燕还在说话:“真怀上了?爷不是给了你一瓶药,没吃还是怎么着?爷最讨厌小孩,哭哭闹闹吵了,臣服燕子回时别跟爷开玩笑,要真有了赶紧做了……”

  展小怜气过了也不气了,就笑了笑,说:“行了行了,您先乐着吧,我还上学呢,没打算生什么孩子,当我多事,挂了啊。”

  展小怜要挂电话,那还不让,“别跟爷玩这一套,没有最好,要是真有了,你给爷赶紧做了,爷忙,日后补偿你。”

  展小怜若无其事的回了一句:“行,那您先日着吧,记着别忘了给我好处哈。”

  挂了电话,展小怜就开始数身上的钱,生活费全在这了,打一胎得多少钱?……

  展小怜牵着费小宝的手:“燕爷这是什么表情?放心,姐小说看的多了,带球跑那种戏码太老套,姐觉得那种女人就是傻B,姐不喜欢。再说了,燕爷的继承人怎么可能轮到姐来生呢?话说要是真生了,也该有六七岁了吧,这个才多大?宝贝过来,告诉燕爷多大了。”

  燕回摇摇晃晃走过去,摸摸费小宝的脑袋,笑的惑魂:“那,这个野种是谁的?别告诉爷,这是你跟哪个野男人生的。爷说过,爷不喜欢。”

  展小怜笑笑:“燕爷别这样啊,您大量,跟呕什么气呢。就算您想挖坟再阉也不成啊,那骨灰都撒海里了。”

  燕爷就是要让天下的女人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自然,其中定是包括那只叫展小怜的肥妞。

  渣男VS民女,犹如拿破仑了滑铁卢,是裙下之臣还是入幕之宾,究竟谁让谁臣服,唯有局中人自知。

  看完这章,心里还是着实为这燕回心疼一番,妞们一直觉得渣渣是要选个替代品,其实不然。

  小怜对于燕回,就好比是一道绿光,一张情网,当绿光来临时,看不到摸不着,犹如羽毛轻触燕回的心,在燕回还不知所以然的情况下带来了心的悸动。

  对于初识的小怜,在燕回的眼里犹如一颗尘埃的存在,谁知这看似渺小的尘埃,其实是一颗心叶藤的种子,伴随着岁月的洗礼,这颗种子在燕回的心里生了根发了芽而燕回还不自知。

  小怜的阳光和温暖填补了燕回心里那一块由生以来的那份缺失,抚慰着燕回那冰冷的心。

  于是这生命力极强的心叶藤疯狂的在燕回的心理成长,慢慢的长成了一张网,但是这网没有把小怜网住,却把这骄傲的像王一样的男人的心给网住了。

  然而,小怜不同于燕回所遇到过的女人,她是聪明的,睿智的,在别人还没有先付出感情,她是把自己的心守的好好,即使像燕回这样已经先把心打开,先用了情,而因为不是小怜心里的王子,她也不会把心打开的。

  这时的燕回很迷茫,不知所措,这是他有生以来从没经历过的,在他的认知里,女人都是喜欢他的,无论是钱、权还是貌,可遇到小怜这样的女人,让他束手无策。

  他用尽了所有以前对女人经验,更甚至用了以前从来不屑用的讨好的方法,也抓不住小怜的心,吸引不到小怜的回眸,看着小怜一次次对他的敷衍,感受到女人的疏离,他很、、害怕和无力也无奈,他害怕这唯一能让他感到的快乐和温暖会消失,害怕那心的窟窿再次出现。

  对于这样的情网,带给他的无奈,他也很,他想撕毁这种网,让自己。为了向自己证明他没有被这网网住,他不停的找不同的女人,换不同的角色,以证明自己是的,没有被网套住。

  然而身体的不代表心的,这网把他牢牢的套成一座,任谁再也走不进去了,因为里面住了个小怜……

  在野兽野性大的时候,会用野兽的方法对待野兽,但当驯服了野兽,这野兽就变成了王子,这就是与野兽的较量,是野兽被驯化的过程,是仙女收服妖孽的情景。

  燕回与小怜这两个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因着家族命运的安排,两个人的生命轨迹和生活境遇完全不同的人。

  一个是在被父母亲满满的爱包围之下放养式的成长,这样的小怜身上满满的温暖带给她周围的人都是阳光和欢乐,她就像一个发光体,吸引着人们的目光,也像块磁铁吸引着寻求着她的温暖的人。

  而另一个则是依着叛逆而放逐的成长,在这样的成长上无限的艰辛和,使得燕回的生命里充满着冷漠和。在他的世界里已没有了情,更没有了心。他自己也以为自己是个无心无情之人,因为他要做强者。

  然他的内心深处也是渴望温暖和阳光,只是这种渴望被他埋在心里很深很深,深到他自己都摸不到的地方。

  在燕回近30年的生命中,女人就是有别于男女性别和形态上不同的人,与他而言也只是作用不同而已,男人是他的帝国中的建造帮手和推进器,而女人对于他而言只是悦目和暖床的工具,是个物件罢了。他从来不把女人看在眼里,更不要说把女人放在心上。

  命运有时爱作弄人,真是前世的注定,两个看似行走在两条平行线一样的人因这命运、这牵扯而相遇。

  从燕回在婚礼上逃跑的狼狈第一次被小小怜看到时起,小小怜两次因坏了燕回的好事而被燕回弄的狼狈不堪,小怜也在无意中进入了燕回的世界,就注定了他们的纠缠开始。

  初始的他们就像狐狸与猎人,躲过燕回每一次的与作弄,聪明的小怜吸引住了燕回的目光,让燕回起了探索小怜这个未知世界的兴趣,他发现小怜的特别,小怜从不会像女人那样争宠,不像女人那样讨好他,更不会为了女人争风吃醋,他对女人的所有认知在小怜身上都没有出现。

  于是,他很好奇,这小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她不贪慕,不羡,聪明的游走于之边而不被伤到,在与燕回的交手中,没有交易,没有利益,只是最纯最干净的纠缠。

  她带给燕回的是一个真实的个体,没有虚假的面具,即使是敷衍也是明明白白的。她每一次的耍宝都给燕回带来由心而出的快乐。这些都深深的吸引着燕回,点点滴滴进了燕回的心。

  于是他用她,将她在自己的身边;想用自己吸引她,让她留恋在自己的身边;然而当这些都吸引不了也留不住小怜时,燕回自己的一颗心却已经深深的留恋在小怜的身上……

  在情感世界里,燕回不同于同样是王者的李晋杨,李晋杨是一个由内到外都是成熟的男人,他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知道自己怎么做才能得到;因此,李晋杨能准确的锁定目标,及时出手,很快的就抱得美人归,得到了他心爱的小小妻。

  外表是一个成熟的男子,而内心是一个小小孩,他的情感课要从零开始学习,在初识到小怜应该是他的宝时,他束手无策,他不知道怎么才能让这个宝贝成为自己的,只能凭借孩子的本能强取豪夺。

  于是他做出了不顾小怜意愿,不体会小怜的感受的傻事,一味地将可能会将小怜抢走的因素消灭干净,他不知道他的做法不仅没有得到小怜的青睐,反而让小怜逃的更远;

  他的感情随着时间慢慢的成长,小怜这个特别的女孩,已经把燕回培养成了少年和青年,她让燕回尝到了情窦初开的滋味,使得燕回能一次次不过一切的制造机会,就为了看到她,相拥她;

  小怜,这个桀骜不驯的女孩终于牢牢地进驻了燕回的心,也成为燕回的认知里真正意义上的女人,他的女人!

  为了她,他学会了退让,学会了包容,学会了,学会了宠溺,但这也仅只对小怜一人。

  面对小怜的在他身上的,他是真做到了打不骂不还口,可以不顾及自己的生命将小怜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甚至可以帮着小怜剪指甲,脱鞋子。

  曾经有一位哲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当一个男人能为你弯下他的腰帮你穿鞋子帮鞋带,就证明这个男人已经把你放入了他的生命里,进了灵魂里,他会用他的生命疼惜你。

  我想这时的燕回真正的将小怜纳入了他的生命了,这时他们之间的对垒关系已经从对手转变成了对象了,在小怜眼里,燕回从“米田共”的身份直接转成了人,因为那一声声“燕回”,已经不经意间透露了小怜的心思,只是小怜还不自知而已。

  这个过程就是有人从奴隶到将军,有人从将军到奴隶的过程,这个过程很精彩,也只会更精彩!

  我兜里只有2000块了,我不应该想买ipadmini,我应该留着过生活。

  我一直觉得,胶带对渣并非不喜欢,虽然到不了爱的程度,但是更多的,是胶带觉得……

  渣迷女人的优点可以总结为高富帅三个字,但是缺点那是杠杠的一只手都数不完……

  在胶带看来,这是渣最不能让人的情节,就好像一座大桥上数着一堵100米高的障碍墙,让人直接断绝了念想,想要朝前必须跳河往前游,最后能不能游过去都是未知数。

  这样的时候,聪明的胶带选择了管好自己的心,她不应该爱上渣,渣就是渣,怎么能爱上他呢……

  是渣的滑铁卢,也是胶带的滑铁卢,在心战中两个人都输了,只是胶带强硬一些,她找到了一个不应该爱渣的理由,,如此具有力,并且着。

  有些人就是这样不知不觉的走进心里去的,说到这里,渣倒是有个优点值得说了,混帐归混帐,傲娇归傲娇,他承认了自己就是爱上胶带了,他继续像是一个笨拙的孩子,反复试探着该如何把她弄到手里。

  “除了在我的想像中外,他从来就没有真正存在过,她厌倦地想。我爱的是某个我自己虚构的东西,那个东西就像媚兰一样死了。我缝制了一套美的衣服,并且爱上了它。后来艾希礼骑着马跑来,他显得那么漂亮,那么与众不同,我便把那套衣服给他穿上,也不管他穿了是否合适。我不想看清楚他究竟怎么样。我一直爱着那套美丽的衣服----而根本不是爱他这个人。

  胶带小时候看了一本小说,臣服燕子回时锁定了一个温柔的男人,给自己缝制了一套衣服,然后木头哥哥来了,他穿上了衣服,胶带便爱上了他。

  只是胶带是成熟的,她不是斯佳丽小孩子一样固执,会缠着木头哥哥不放,她的爱是可以放下的,所以她和木头断得干脆。

  燕回穿上胶带缝制的那件衣服,就好像用青花瓷烧成的AK47,除了怪,还是怪,如果要胶带承认自己爱上渣爷,就必须让胶带亲手撕碎自己缝制的那个美丽的,这种,相信谁都不愿意体验,谁都希望自己想要的都能顺利得到,而渣爷一而再,再而三的了小怜的世界。

  对胶带来说,这就是成长的一种辛酸,而燕回这个人,一直在她成长的过程中,扮演了一个者的角色。

  二十世纪流行的解构潮流,就是先,再重组,把不同的实体元素化,然后重新组合成新的东西。渣爷在胶带,也在重组胶带,她藏在脑海里的梦想,重组她心里对爱情的定义。

  比起燕回的优点,我更喜欢他的缺点,燕回并不真实,但是他的人性化。当成长起来以后,人就会慢慢懂,做事情要抓住重点。长得帅的男人不一定赚钱多,赚钱多的不一定浪漫,浪漫的不一定省心,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完美的人。

  看爷的文也是一种解构,肢解小女孩心里对王子的定义,重建在女里,什么样的男人才是良人!面包妞说的是对的,岁数太小的读者群可能看不下去,就是因为燕回不是那种极宠大爱型的男主,能被他戳中萌点的人爱他到死,不能被戳中的看着他就眼疼。

  我很喜欢他,是抛开女人对一个男人的喜爱。还有更多的是疼。命运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满悲戚的。

  一个人或富贵,或贫穷,或曲折。各式各样的出身经历。没有什么选择。这就是命。所以人们用千姿百态,不同方式的活着。

  看风景的是一种心情,装饰风景的人却是一种经历。我想我能体会感受的也是有限的。尽管我多么试图想更了解他。

  对爱,他袒露的渴望,试图抓紧照进心底那一缕阳光。迫切甚至的样子,就像个孩子一样横冲直撞,让看的人着急,爱得疼。

  当小怜为了安里木试图锯掉自己的脚裸的时候,燕回的心是迷茫的,混乱的,懊恼的。因为他从未被任何人这样牵挂过,也没有深深的牵挂过谁。就像在另一个世界上的人,在看另一个世界上的人。

  小怜的疯狂给了他真切的触动和,他不理解到底是什么促使,一个人为了一个人这样无畏。就像嫉妒李晋扬有慕容开的。更不懂这种情绪叫做嫉妒。他的身边有的他的,有的为了,却没有人无所求的留在他身边。

  于是他如他一贯的用的手段,一点点的讨要着温暖,着温柔。越来越其中不可自拔。因为有人陪伴的滋味如此美妙和让人。却仍然不懂得自己的方式是多么离谱和汗颜,让一个平凡的女孩儿避之如蝎。然而这样的情感,让他变得不像自己,甚至可能成为弱点。

  有一次剔除缺点的机会,可他却舍不得了。因为他已经害怕了。害怕失去这个人。哪怕自己这时对这种情感的认知模糊不已。不知不觉的在乎。依恋悄然而至。小怜却没有为这样的他,身旁驻足哪怕一秒。如果有人回头看看他,就会发现他已经低得如尘埃一样。至少比那些惺惺作态故作深情的男人干净不止千倍。

  燕回因为小怜削的苹果而嘲笑她时,却依然不介意吃她削的苹果,两人坐在沙发上吃着苹果看着电视。那时的的燕回是最幸福的。安静而,没有,没有猜忌,没有冷漠,没有,不需要从任何女人身上寻找肢体上的和片刻的慰藉。不为了征服,不为了,不为了高高在上俯瞰的“华丽的外服”。

  剥掉骇人的外壳,仅仅是一个弱小脆弱的男人罢了。他可以用双手用聪明厮杀建王国,臣服燕子回时却不知要怎样讨一个女人的欢颜。他早就举白旗,双手伏地认输投降了。

  谁臣服谁重要么?命运将两人绑在了一起,有个人死死的不肯放开。那样就够了。美好的年华里有个人让你狠狠的思念过,眷恋过,疯狂过。

  我安里木的隐和成熟。他在对待感情上比燕回游刃有余得多。懂得进退,懂得。那是生活的积累,现实的敲打打磨而自然形成的本能。无可奈何的接受,不过也仅此而已。不想让他和我的燕回对比。因为燕回渣怎么比?在没有特别大的利益冲突的情况下他是个好男人。小怜眼中的还有普遍女人眼中的好男人。

  我想问你要拿多少钱买下展爸展妈的爱?一个孩子出生开始为了活命不得已甚至都不知情的情况下要离开自己的爸爸妈妈。20年从未感受到父爱母爱,别人在膝下承欢的年龄,却要和病魔。

  看到展小怜就能深切感受到一个来自家庭的爱,多么重要。那是一个人失去力量时,最后得依赖和最坚定的后盾。

  心是偏的,为什么是偏的呢,因为偶是人哦。一个偏心的人。还有一句对于燕回的话,我要选择保留。我爱燕回,不解释。

原文标题:臣服燕子回时燕子回时创作小说) 网址:http://www.zhengshilong.com/shishangzixun/2020/0123/61289.html

Copyright © 2010-2020 正式龙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