砖头哥:我只是来卖砖的

时事资讯 2020-07-31187未知admin

  

  鸣鸣蝉俗称“唔悠哇”,与蛁蟟相差无几,其声为“唔悠唔悠哇——唔悠唔悠哇——”,重复4次即停,倘若没有什么,就接着尾音继续吟唱:“哇唔——唔悠唔悠哇——”,顶多重复两番,等叫完“哇唔”就飞到另一棵树上,再老调重弹,可谓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性极高。

  IOS版本、h5微信纯、微商城搭建、充电桩小程序、小程序、分销系统、尧勤软件科技,专业做:软件、各种、版本、办公系统、报名系统、活动、抽、促销系统、直播系统、支付系统、网站建设、商城、全返系统、直销系统、互助系统、、网站、防伪防窜货溯源系统、一物扫红包系统、养殖众筹系统(农业、畜牧业+资金众筹项目专用)、门店红包墙系统(门店搞活动,新店开业营销利器)、大屏活动签到抽系统(年会,会议,会销专用)、微商管理系统、商业租赁系统,试游任务系统。详情请张经理,电/微:136/7397/2476。

  【导语】写一般是呈交给上级领导或者在大会上。所以它有自己的特点。它的正文主要分两部分,一是写的理由,而这理由就是接受任务的目的和意义。这部分要求简明、扼要、不必和论证。二是参加活动和完成任务的态度、措施等等。下面是无忧考...

  

  社长: 郝小奇总编辑:李颖科执行总编:屈胜文 国内刊 CN61-0002邮发代 51-6

  近日,重庆交会现场出现让人惊讶的一幕:一名着上身的男子,绑着砖块欲走进会场。该男子表示,他来交会是来的,他要为奴呐喊,价过高。(5月14日《新文化报》)

  有人说,砖头哥玩的是行为艺术,其实不是。交会仅仅是商跟富人们的一场豪门盛宴,与无关。砖头哥是不是,笔者委实不知,但至少在砖头哥心中,他不是,因为他还有几块砖。

  离谱的价,已经成为中国不能承受之重。一部《蜗居》写尽了高价背景下各个阶层生活中的林林总总。而高价下,“奴”甚至“亚奴”(笔者将连做“奴”都没有资格的人定义为“亚奴”)在巨大压力下的沉重、辛酸、悲愤却是一部《蜗居》远远道不尽的。其中最为悲哀的是,我们寒窗苦读、学富五车,本应该有着崇高的理想和追求,而如今的奋斗目标却是那么清晰而——倾尽一生只为一套。

  这能怪谁?有人将这单纯地归咎于市场供求。诚然,我们能够看见的人口增长,能够看见城市里寸土千金的现实。但是我们不傻也不天真,我们也能够看见市场背后活跃于楼市上的假按揭、违规的信贷资金以及产商捂盘惜售的妖影;我们也能够看见经济适用、廉租建设缓慢的进度以及分配的不公和“与民争利”的现象;我们还能够看见地方对“卖地”热衷和对“财政”高度依赖的经济增长模式……

  是的,我们能够看见,但是我们为力。于是乎的我们只能够选择一些对商无关痛痒而又能够一扫心中积郁的方式予以,抑或传统观念以一切非正常手段换来一个可以安居的。于是,有了那一只让任志强享受总统待遇的鞋子;于是,有了“男人有,什么缺点都可以原谅”的择偶观点;于是,有了不少为了子“吃软饭”的男人……

  不过,在“奴”和“亚奴”一类人中,砖头哥算是个另类。他眼光独到,“众人皆醉我独醒”,当人们为了子奔波的时候,他想到了子的本源——修建子的材料。砖头哥没有子也没有钱,但砖头哥有砖头。他着上身挂着砖头进入交会不是行为艺术,他只是觉得:这么高的价之下,砖头也会很值钱,把砖头卖掉,回去换几件衣服。

  其实换个角度想想,与其在交会里“望兴叹”,还真不如在砖头哥手里买几块砖头意淫一下——至少,咱也拥有了“N分之一”套子了。说不定,再过些年再也不是我们能够“兴叹”的了,那时候唯有“望砖兴叹”。

原文标题:砖头哥:我只是来卖砖的 网址:http://www.zhengshilong.com/shishizixun/2020/0731/97820.html

Copyright © 2010-2020 正式龙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