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景帝是 汉安堂 吗?

育儿资讯 2020-02-14120未知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在中国封建,出现过几个鼎盛时期,其中汉代出现过“文景之治”。这里的景是汉景帝刘启。景帝是继文帝事业成为盛世之主,时人称其是一位贤明之君,如果仔细地想一想,恐怕并非如此。

  在刘启还是东宫太子时,吴王刘濞的儿子和他赌博玩耍,二人争执不下,他竟然提起击杀了吴王的儿子,吴王刘濞怨恨在心,这与他后来的反叛也有直接的理由。

  后来,刘启继承帝位,是为汉景帝,但其禀性难改,他任用大才子晁错为重臣,把国事都托付与他,晁错帮他削藩收权、整治朝政,他坐收渔利。后来又听袁盎鼓舌,杀晁错作为各叛王撤兵的条件时,又以大逆不道的把晁错的全族都灭了。七王叛乱不息,他这才突然想起了父亲文帝临死时交待他的话;让周亚夫指挥军队前去平叛。周亚夫在接受任务时,显得有些傲慢,使景帝觉得可能有点不大尊重自己这个年轻的。

  亚夫出兵之后,屡破敌军,仅仅3个月,吴王刘濞被杀,吴、楚叛乱被平定。吴、楚是叛军的主力,汉安堂在他们失败之后不久,其余五国也在汉将的进击之下节节败退,不多久,作乱的藩王或是,或是伏诛,七国之乱很快被平定。

  平定七国叛乱,周亚夫功劳很大,赢得了人们的一致称誉,景帝也重用了他。然而,在平叛的过程中也得罪了一些人。

  首先找周亚夫麻烦的人就是梁王,梁王之所以恨他,还是因为公事。当时,周亚夫主持平叛,率领军队开到河南一带。吴、楚联军正在全力攻梁,周亚夫了形势,认为吴、楚联军锐气正盛,汉军难与之争锋,决定把梁交给吴、楚联军,任由他们攻打。梁王向景帝求救,景帝也命令周亚夫援梁,但周亚夫给景帝来了个“不奉诏”,而是派骑兵截断了吴、楚联军的粮道。吴、楚联军久攻不下,锐气尽失,又断其粮草,找汉军主力决战,周亚夫则深沟壁垒,养精蓄锐,一举打败吴、楚联军。虽然平叛胜利了,但却和梁王结下了梁子。因此,梁王每逢入朝,经常与母亲窦太后说起周亚夫,极尽之。窦太后了梁王的谗毁,就经常向景帝周亚夫。

  景帝前元四年(公元前153年),立长子刘荣为皇太子,但因为其母栗姬渐渐失宠,景帝就想另立王皇后之子刘彻为太子。周亚夫初登相位,认为太子并无,随意废立,会引起混乱。周亚夫禀性直爽,不懂劝谏艺术,与景帝发生了争执,景帝中元三年(公元前147年),窦太后要景帝封王皇后的哥哥王信为侯。王皇后为人十分乖觉,专会讨好窦太后,因而博得了窦太后的欢心,稳住了地位,至于封外戚为侯,并非没有先例,但景帝估计亚夫不会同意,就先找他做思想工作。果然,亚夫断然否决,他说:“高祖曾经与诸大臣歃血为盟:非刘姓而王,非有功而侯者,天下共击之。”直接搬出刘邦的话压压也就算了,他还直言不讳的说:“王信虽是皇后的哥哥,但无功劳,如果把封了侯,那就是了祖的规矩。”其实想想,这位名将真是老实地可爱,老儿愿意给谁封官许愿随他去好了,反正俸禄又不用自己帮掏银子。景帝自然因为亚夫驳了自己的面子而十分恼怒,但是亚夫执之有故,言之凿凿,无懈可击,只能“默然而沮”。

  不久,匈奴部酋6人来降,景帝非常高兴,并想把他们都封为列侯。亚夫却说:“他们的先人了汉朝而投降了匈奴,现在又了匈奴而投降了汉朝,陛下如果封这样的人做列侯,又怎么能责备作臣子的不忠于君主的呢?” 这次,景帝认为“丞相之议不可用”,断然了亚夫的,将6人封侯。(想起来我们的飞将军,他怎么这么没有运气,李广难封,委屈啊)我估计,景帝亚夫,基本上不是考虑他的话的正确性,多半出于一种孩子气的心理:纵使你次次都对,也不事都听你的,你做还是我做啊,这次一定要我说了算。亚夫见景帝不从,也算知趣,比前辈名将韩信强,就称病辞官,景帝也不挽留,巴不得这个老早点退休。

  如果事情到此了结,倒也罢了,也用不着我瞎费心了,问题是周亚夫既然开罪了有着生杀的boss,又功望,景帝自然对他不放心。一次,专门宣召周亚夫,想看看他对于现阶段的生活是否有怨气。这次“保鲜”,亚夫过关没事,又一日,景帝特赐食于他,亚夫虽然退休,但还在皇城根下,随叫随到,进去后,只见独坐在那,行过拜谒之礼,简单说了两句,景帝就让上菜,这自然是皇恩浩荡,但是席间并无他人,只有这一君一臣,亚夫有点,呵呵,如果你要说:“子非亚夫安知亚夫之?”我只能说,呵呵,我是猜的。等他入席才

  发现自己面前的只有一只酒杯,并无筷子,而菜肴又都是大块的肉,根本无法吃,就知道是景帝在戏弄他,转头看看的人,想让取双筷子,当然,景帝要玩他,不会这点都想不到,早就嘱咐好了,人装聋作哑,亚夫再次提起筷子,景帝到底是少年没有耐住,插话道:“这还未满君意?”周亚夫一听,怕得要死,赶紧起座,脱帽谢罪,景帝才说了一个“起”,亚夫赶紧起身,匆匆跑了。

  几天后,突然有使者到,叫他入廷对簿,亚夫一听,知道自己快挂了,但不知道所为何事。原来,亚夫年事已高,就让儿子筹备丧葬用品,买了500副甲盾,为了将来护丧之用,儿子使佣工拉回家,又未给钱,使得佣工。大理寺来审理。

  对于这里,我有点疑问和:(呵呵,自己瞎想的,各位高人可以全当戏言,别拍我了)

  疑问1:退休的宰相,在现在也是个总理吧,家里就寒酸的没有个家丁什么的,还要找佣工,要是知道现在我们的们这么潇洒,估计就不当这个宰相了。

  疑问2:一个小小的佣工,这么容易就能告到最高,还告的是上届的二把手,你长了几个脑袋?还是那时制度比较健全呢?想想现在的

  1:的那句话:民工工资不能拖欠啊,我加上一句,你敢么,你比退休宰相牛叉?看看周亚夫都因为这事都不能安享晚年了。周老大人,您大人有大量,不会计较我这个晚辈后生,肖小拿您说事吧?呵呵

  言归正传,周亚夫辩解道:“我儿子所卖的东西全系丧葬所用,怎么能谈得上谋反呢?”

  官员无话可说,但知道皇上欲置其于死地,就必须要找个借口,于是给了一个惊天地、泣,闻者流泪、听者伤心的判词:“不反天上,亦反地下!”就是说,你这个老小子,即使不想在活着的时候,也会在死了以后到阴曹地府的。周亚夫听了,听了也明白了,是景帝要自己死,于是5日不食,而死。

  说到这,我自己都晕了,说汉景帝呢还是说周亚夫呢,怎么说周亚夫说这么多,呵呵,也许是我个人比较欣赏这位名将吧,这就是我想说的明君的嫉恨,晁错和周亚夫,一文一武,不世出的汉室,就这么死了。当然,晁错的死与他在七国之乱后,个人没有形成很好的对策,老是撺掇着景帝要亲征平叛,也是人啊,没事有病啊跑到战场上送死,是“诛晁错”又不是针对我。周亚夫的死也与个人太过刚直的秉性有关系 ,当然,我觉得,在无法控制自己的皇朝里,景帝的嫉恨心才是把他们送上的“黑白无常”啊!

  刘邦在基本上灭掉异姓,封了很多同姓王,但这些同姓王逐渐成了地方上的割据,他们有行、司法权,所属的也是自己任命,基本是一个王国。等到汉文帝的时候,不断有谋反的同姓王出现,直接到了的。刘邦原来想让这些同姓王来地区的愿望也落空了。大臣中如贾谊、晁错等人都极力主张将这些同姓王除掉,以免后患。但文帝没有采取措施,将这项任务留给了儿子汉景帝。景帝用了晁错的,着手削夺同姓王们的封地。

  汉景帝在即位后,先提拔晁错做内史,然后又升到御史大夫,为三公之一,是当时的重臣。晁错经过,告诉景帝要特别提防最强大的吴王刘濞。刘濞是刘邦的侄子,刘邦封他做吴王之后不久就后悔了,但已经分封又不好立即撤掉。刘濞到达吴后便开始准备以后攫取皇位。他的儿子进京时和当时做太子的景帝抢道,结果被景帝的车误伤,最后因伤重而死,这使刘濞一直记恨在心,等景帝正式即位后,刘濞已经暗中准备了四十来年,汉安堂他私自铸钱,又煮盐贩卖,为了积蓄力量,他还招纳逃犯,谋反越来越显露出来。所以,晁错极力主张景帝削夺各王的封地,即历史上说的“削藩”。

  景帝了晁错的,决定先削夺吴的会稽和豫章两郡。刘濞见朝廷开始动手,不愿束手就擒,联合各地诸侯王打着诛杀晁错、安定国家的旗反叛作乱。这次叛乱共有七个诸侯王参加,史称为“七国之乱”。

  和晁错有恩怨的另一个大臣袁盎趁机劝说景帝杀掉晁错,以保,平息叛乱。景帝最后了晁错,然后派兵平叛。但他招降吴王刘濞的诏书却没有起什么作用,刘濞笑道:“我现在已经是东方的了,谁还有资格对我下诏书?”景帝对错杀晁错不已,赶忙调派周亚夫等将领领兵平叛。周亚夫采用截断叛军的粮道然后坚守不出的战略,最终击溃了叛军,仅用三个月便将叛乱彻底平定。

  七国之乱平定之后,景帝趁机将王国的收回,又大量裁撤王国的数量。以后,王国的诸侯王就成了只享受当地租税的贵族阶层,不再有行和司法。大乱而大治,经过七国之乱,诸侯王的割据问题得以彻底解决。

  景帝继承了父亲文帝的休养生息政策,赋税很轻,刑法也不重,汉朝的国力继续得到增强。

  为了使百姓都能有地可种,以提高农民生活,景帝及时地调配了人口和土地。他改变了当时不准百姓迁移的政策,允许百姓从土地少的地区迁移到土地多的地区,一能土地资源,二也能增加国家的赋税收入。为了提高农民的生产积极性,景帝还将田租减掉一半,也就是将十五税一降到了三十税一。为了从根本上减轻农民的负担,景帝也很节省,在位时他极少兴建楼阁。

  再一个惠民措施是减轻刑罚。在文帝时开始了古代的肉刑制度,将古代的奴隶制五刑制(即墨刑-在额头上刻字涂墨,劓刑-割鼻子,刖刑-砍脚,宫刑-生殖器,大辟-)向封建五刑制(笞、杖、徒、流、死)转变。文帝时将肉刑改成了笞刑,但打的次数很多,如劓刑改为笞三百,应当断左脚的改为笞五百。这本来是为了废除肉刑,但次数太多又出现了经常的现象,不符合原来体恤百姓的初衷。所以,景帝又逐渐减少了次数,同时了--竹板的长短、宽窄,竹节也要削平,中途也不准换人。这样使文帝开始的刑制终于完善了。对于官员的审案断罪,景帝也经常训导要宽容,不准随意错判人的。

  对于思想,景帝也不再严厉学派的发展。当时的西汉初期,朝廷流行的黄老学派,即以黄帝和命名的学派,主张无为而治,轻徭薄赋。景帝在提倡黄老的同时也让包括学说的各派存在、发展,这为后来董仲舒学说的发展以及被汉武帝的重视采用提供了前提条件。

  除了内政的成绩以外,外交方面景帝主要是继续和匈奴和亲的政策,对匈奴进行安抚。对于匈奴的小股,景帝也没有大规模地,而是以大局为重,注重的是积极的防御。同时在匈奴的边界地区设立关市,和匈奴贸易,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匈奴的。

  景帝的安定国家、发展经济的方针使汉朝的经济日趋繁荣,和秦朝相比,国泰民安显示了文帝和景帝的突出政绩,所以后人称之为“文景之治”。

  景帝的善于用人是很出名的,为了治理京城的众多皇亲国戚和官僚贵族,景帝任命执法严厉的宁成做中尉。结果宁成到任不久就住了的们。对于敢大胆进谏的程不识,景帝让他做太中大夫,负责评议朝政。

  对于外戚的任用,景帝也能辨别,恰当使用。汉安堂窦婴原是外戚,在七国之乱时,景帝经过比较,觉得外戚比不过窦婴,就封窦婴为大将军,镇守荥阳配合平叛,窦婴很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景帝的母亲窦太后好几次让景帝封窦婴做丞相,景帝不顾母亲的埋怨,觉得窦婴不太稳重,所以一直没有答应。最后还是让更合适的卫绾做了丞相。

  景帝为人很宽厚,不记旧仇。张释之就是个很典型的例子:张释之在景帝做太子时曾经他的车入殿门,因为他在进宫门时没有下车,违反了。最后这事还让文帝母亲薄太后知道了,文帝不得不摘下帽子认错,承认自己教子不严。这使当时的景帝很没面子,但景帝并没有像很多那样,一即位便报私仇,还让张释之做廷尉。

  景帝的还体现在对兄弟姐妹和宫中嫔妃们的态度上。该爱护的爱护,该惩罚的惩罚,做得很。同母兄弟和他很亲近,每次从自己的封地到京城都被景帝留下多住几日。有一次景帝喝酒后乘着兴致说在自己百年之后将皇位传给弟弟梁王。弟弟和母亲当时也没有太在意,但后来因为平定七国之乱有功,开始居功自傲起来,在自己的王国建造豪华的,出行时也用才用的旗子,这时的将景帝曾经说过让他即位的话当真了。但景帝在大臣们的劝说下,觉得还是应该将皇位传儿子稳妥。见没希望了,就很伤感地回到了自己的封地,后来就病死了。景帝也很伤心,他将弟弟的五个儿子分别封了王,这同时也是为了安慰伤心的母亲窦太后。

  在公元前141年,景帝病死在未央宫,他不算长寿,死时仅四十八岁,共做了十六年,将一个强盛的国家留给了儿子汉武帝刘彻。景帝的谥是“孝景”,所以史称汉景帝。景帝埋葬在阳陵,地址在现在陕西高陵的西南。

原文标题:汉景帝是 汉安堂 吗? 网址:http://www.zhengshilong.com/yuerzixun/2020/0214/69425.html

Copyright © 2010-2020 正式龙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